图片 24

国内新车

会持续发酵至今,如此一纸鉴定将涉事奔驰车主推到了风口浪尖

5 1月 , 2020  

5月26日,“失控奔驰车”事件有了最新进展:经检测机构认定,事发车辆不存在失控情况。

图片 1图片 2

图片 3

如此一纸鉴定将涉事奔驰车主推到了风口浪尖。

奔驰车失控事件持续发酵原因何在

等了一个月的“失控奔驰”检测结果终于出炉

图片 4

奔驰车失控、豫陕高速交警联手紧急施救、业余赛车手、各执一词、鉴定结论……车主薛某没想到,此事件从3月16日被媒体披露后,会持续发酵至今。

检测结果:车辆不存在失控情况

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车辆制动系统工作正常,无故障;车辆巡航系统工作正常,无故障。综合认定2018年3月14日车辆在连霍高速相关路段行驶过程中不存在失控情况。

图片 5

图片 6

(司法鉴定意见书截图)

意见书中还提到:车辆行驶速度高于2km/h时,无论驾驶员是否系安全带打开驾驶员侧车门,车辆均无法减速停车

图片 7

(司法鉴定意见书截图)

同时,针对车主之前称用奔驰方提供的各种常规做法降速均没成功,而是碰巧通过开关车门降了车速,意见书中认定:驾驶员至少未采取通过将电子挡杆拨入N挡的方式进行强制关闭定速巡航功能操作,并且排除脚垫卡滞导致失控的可能性,排除定速巡航功能开启状态下ABS或ESP起作用的可能性。

图片 8

(司法鉴定意见书截图)

薛先生曾经提到,当初他发现车辆插入U盘后有读取问题,反映给了鉴定机构,鉴定机构现场检测认为是U盘问题,但司法鉴定意见书中对此并未提及

对此,网友表示:岂不是证明了车主在说谎?而一些所谓的“专家”则表示,奔驰可将涉事车主告到倾家荡产……

“车辆制动系统工作正常,无故障;巡航系统工作正常,无故障”的司法鉴定意见公开后,再次把薛某推到了风口浪尖,其被质疑为“说谎”,甚至有人提出追究其相关刑事责任。

简单回顾事件始末

3月14日,车主薛先生驾驶奔驰C200L在高速行驶途中,车辆定速巡航无法解除,以120km/h的速度在高速疾驰无法减速停车,最后依靠开关车门和打开安全带,降低车速,刹车系统随之恢复,最终安全停车。快戳这里最新消息!“奔驰高速定速巡航+刹车失控”事件惊现神转折!

图片 9

(当时薛先生过高速收费口的监控画面)

3月17日,车主再一次确认了失控期间的速度一直是120km/h

3月21日,车主接受某媒体采访,回应质疑

4月4日,央视对此事展开调查,里面独家披露了高速监控测速的画面,并且还首次曝光了车主报警的录音和与奔驰工作人员的对话。

图片 10

4月8日,奔驰首次公布了对于车辆情况的初步分析结果,初步判断涉事车辆的定速巡航系统以及驾驶系统当晚运行正常

图片 11

4月27日,奔驰车主、相关授权经销商以及奔驰公司共同委托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对“失控奔驰车”进行第三方的技术检测

图片 12

5月26日,“失控奔驰”车主薛先生收到司法鉴定意见书

图片 13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所有的舆论都在一边倒地质疑涉事车主薛某说谎的时候,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给这些断章取义的媒体舆论歪风泼盆冷水。

此事件缘何持续发酵?对此,《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车主:尊重结果,但有一点疑惑

面对此鉴定结果,车主薛先生公开表示:尊重鉴定结果,但同时提出一点疑惑:

图片 14

也就是在车辆上面读取一条数据《定速巡航控制关闭》的信息,不是事发路段,而是华阴到成都这个路段,可他这段路没有使用过车辆的定速巡航功能,那这个时间段为何会出现如此数据?

图片 15

目前车主的质疑还没有得到官方的反馈

这份司法鉴定有个大BUG!

报警求助

奔驰公司:充分尊重并认同

不过,奔驰公司在今日发布声明,表示对该机构所出具的鉴定意见表示充分尊重和认同:

图片 16

这份标注“车鉴字第0067号”的鉴定报告全名为《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一共有17页。

奔驰车定速巡航失灵

网友:车主被打脸!

针对鉴定结果,网友们的反应几乎是众口一词,纷纷表示车主骗人

图片 17

事已至此,闹得人尽皆知的“奔驰高速定速巡航+刹车失控”事件终于公布了官方检测结果

图片 18图片 19

图片 20

3月14日20时许,薛某驾驶一辆河南焦作牌照的奔驰C200L轿车,从洛阳段驶入连霍高速公路后,开启了车辆定速巡航模式,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向西行驶。

其中第15页末尾至16页开头,有这么一段话——“经检验,使用专用设备读取被鉴车辆存储的数据存储器记录数据,发现一条关于‘定速巡航控制关闭’的记录数据,该数据显示:被鉴车辆在出厂后的使用过程中仅出现过一次‘定速巡航控制关闭’……出现上述记录的车辆总行驶里程为3008km。而鉴定开始时,被鉴车辆总行驶里程为3551km。根据媒体报道,被鉴车辆与2018年3月14日在连霍高速三门峡东站至豫陕收费站相关路段所述‘失控’行驶结束后,又继续行驶大约800余公里,抵达四川省成都市,后经运输车辆托运(编者注:此处应为“拖运”,一个权威司法报告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错别字!)至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车时尚赛车公园内。以上信息说明出现上述‘定速巡航关闭’记录数据的3008km时,被鉴车辆已结束连霍高速上所述‘失控’的相关路段行驶”。

薛某称,他驾车驶过三门峡东站后,需要从定速巡航模式切换为人工驾驶模式,却发现无法切换回去。

图片 21

此车刚买一个多月,面对出现的情况,薛某在行驶过程中通过电话咨询奔驰售后,依据其提供的多种解决方案进行操作无果后,于当天21时35分拨打了110报警电话求助。灵宝市公安局110接警后,迅速将警情通报给了三门峡路警联合中心。

这段鉴定结论是奔驰车主薛某被质疑“撒谎”的主要依据——因为涉事车主薛某表示,在赶赴成都的过程中,再也不敢激活定速巡航。

三门峡市公安局高速交警二大队事故民警张建勇、张景博接到警情后,按照大队长杨宏伟的要求,驾驶警车鸣着警笛,追赶奔驰车,并按照报警电话与薛某进行联系,协商应急措施。

此外根据上海东方卫视“新闻综合”频道曾经报道,由于薛某在“失控门”事件之后,并未第一时间封存车辆,而是继续驱车800公里,导致行车记录仪的视频数据被覆写。所以,薛某也未能向媒体和公众提供有效的行车监控视频数据,以验证自己在发现定速巡航失控之后,曾经有过解开安全带和打开车门,并导致车速下降的行为。

眼看距豫陕省界收费站越来越近,民警在电话里一边安抚薛某,让其稳定情绪,保持镇定,适时采取紧急避险措施,一边通知省界秩序中队长柴海峰在省界收费站安排警力进行援助。

图片 22

河南高速交警迅速清空了收费站三个ETC车道,并确保省界站中间广场畅通无阻,同时与陕西高速交警沟通,打开了所有入陕车道。当天22时25分,按照高速交警的引导,薛某驾驶奔驰车从豫陕界收费站ETC通道无障碍通过省界站。

与之相对应的是,这份司法鉴定报告认为,在车速超过2km/h的前提下,打开车门并不能导致车辆降速。

进入陕西境内后,奔驰车停了下来。之前的公开报道显示,薛某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当时的姿势是,腿和手顶着门,打开车门后,车速就开始往下降。一直降到,就是一百二,一百一,一百……降到三十左右时候,我就刻意去点了一下刹车,有了刹车感觉,然后我就点了刹车,停到紧急停车带。”

所以,薛某几乎被坐实了“说谎”的实锤。

薛某还称,他和民警在停车区检查了车辆暂时没问题后,为了能及时去成都参加展会,就开车离开了。他一路低速行驶,也没再用定速巡航模式。

然而,这份鉴定报告中被媒体引用并质疑薛某说谎的最主要依据,其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漏洞。

质疑声音

仅出现过一次“定速巡航控制关闭”?那么有开才有关,这是一个因果关系——请问这次定速巡航又是什么时候开启的呢?鉴定报告中只字未提。

为何不能降低车速

难不成所谓的“专用设备”只能检测出定速巡航什么时候关闭,而不能检测出定速巡航什么时候开启?这种理由成立吗?

奔驰车失控事件被媒体披露后,引发网友热议,质疑声不断。有人认为,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不可能以120公里的时速在高速路上连续跑一个多小时,不可能所有降低车速的方法都失效,甚至有人认为,这起事件是有目的的恶意炒作。

车主薛某在“失控门”结束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将涉事车辆交给交管部门,而是直接开车去了成都,不管薛某是真蠢,还是心太大,至少涉事奔驰车在交警眼皮底下停下来过。既然车子停下来了,那么就不涉及定速巡航系统的工况。如果薛某在交警眼皮底下点火、挂挡、起步,再到赶赴成都的过程中,都没有开启过定速巡航,那么敢问在3008km总行驶里程被关闭的定速巡航,又是谁开启的?

记者梳理发现,质疑声音主要有五个方面。

我们甚至是不是可以怀疑涉事车辆从出厂开始,定速巡航就一直没关闭过——这是不是反而验证了奔驰车定速巡航系统“疑似”有问题?

质疑声之一:为何车辆时速120公里能连续行驶1个多小时?

一句话,这个鉴定报告太水。整篇鉴定报告,都是围绕涉事奔驰车现有的正常工况进行测试,有个毛用!

高速交警部门的相关资料显示,薛某驾驶奔驰车上连霍高速公路后,在三门峡段被监控拍下的三张测速照片,分别是连霍高速797KM处,车速113KM/H;851KM处,车速112KM/H;873KM处,车速115KM/H。

既然连跑到3008km的时候定速巡航关闭过一次都能测出来,那么在奔驰车主薛某报警车辆失控期间,涉事奔驰车的工况数据为何不公布?当时车速是多少?车主有没有尝试挂空挡?有没有尝试长按点火按钮?……难不成数据存储器只录入定速巡航系统的数据——而且是只记录定速巡航系统关闭的信号数据?

对此,民警解释说,因为测速存在一定的误差,三张测速照片记录的是每小时110多公里的车速,实际车速有可能会在每小时120公里左右。

根据这份鉴定报告,我在这里还可以大胆猜测一种可能,那就是薛某将车辆从发现问题不对报警,再到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车停在交警眼皮底下的时候,定速巡航系统的工况信号一直都存在,而薛某却误以为定速巡航已经正常关闭了——从技术角度来看,这种猜测并非不可能;然后在薛某赶赴成都行驶至3008公里里程的时候,定速巡航的工况信号莫名其妙消失了……

质疑声之二:为何各种方法都无法降速?

对于韩寒的质疑,我有我的观点……

对此,薛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他一共踩了两次刹车,第一次轻轻点了一下刹车,发现定速巡航没有取消,然后再次踩了一下刹车。他把情况向客服反映后,客服建议他试试挂空挡,不过他试过之后,挡位没有变化,随后,客服又建议他试试拉手刹。他按手刹,车内就报警,滴滴滴滴响。

对于这次奔驰定速巡航“失控门”事件,就连专业赛车手韩寒也跳出来质疑车主“夸大演绎”。韩寒的质疑共有5点,其中有4点我不敢苟同。说实话,在写文章的人当中,韩寒可能是车技最好的;在赛车手当中,韩寒也可能是文笔最好的。毫无疑问,韩寒的观点具备相当的专业性和代表性,至于那些狗屁不懂就人云亦云的媒体,我连怼的兴趣都没有。

质疑声之三:为何开车门可以降速?

图片 23

有人提出,薛某驾驶的这款车并没有开车门降速的功能。对此,薛某说:“我之前试了一下,在速度比较低的情况下,开车门还是会停车的。开车门停车肯定是会有电脑相对应的连接,如果没有连接,你开车门他在低速的时候为什么会停车。很多专家和网友试的车都是没有问题的车,但是我的这个车是有问题的车,要是说在某些部位或者零件、电脑系统连接出现问题的时候,会不会降速呢?”

第一点,韩寒表示,现代车辆纵然大多是电子油门电子刹车,但在刹车方面,电子信号只负责助力泵,脚依然能推动液压咬合刹车盘,无非就是没有了助力。

质疑声之四:为何后台操控可以停车?

没有刹车助力的车辆大部分男性都可以踩动,甚至有些老派职业车手就是不喜欢刹车助力。这是车辆设计的一个逻辑,刹车物理优先,并非奔驰独有,大家都这样。如果刹车完全失灵,那只能说明刹车系统在物理上也坏了,最常见比如刹车油管破裂,这种通常不可逆,不大可能最终车又好了,并可以继续使用。

有媒体报道称,“奔驰售后终于通过后台系统操作”将车停了下来。对此,薛某称,属于误读。

我的反对意见如下:超过1.5吨的车重以120km/h行驶,而且发动机在不停地输出动力——在这种情况下,敢问韩寒自认为单凭一只黄金右脚就能将车刹停?敢问韩寒作为老派职业车手,踩刹车的时候会一直顶着油门而不踩离合吗?

薛某说:“交警问我这个车是怎么停的,我说可能是开车门,会影响到一些电子元件。然后交警问跟4S店怎么沟通的,我说车上有那个SOS后台,有后台系统。那交警说,会不会因为这个系统有所帮助,我说不清楚。”

第二点,韩寒表示,目测感觉涉事车辆出高速收费口的速度并不像120km/h,更像是在80km/h左右……

质疑声之五:为何不公布行车记录仪内容?

我并不怀疑韩寒对车速的职业敏感性,但是车速不是靠眼睛看出来的。监控视频的帧数有多少,会不会影响对车速的判断,韩寒敢打保票?再说了,在之前的交管部门官方说辞,以及后面的鉴定报告中,并没有对涉事奔驰车通过收费站的车速提出质疑。

有人质疑道,薛某的奔驰车上安装了行车记录仪,这里面或许记录了事发的情况,也可以回应很多质疑,可是为何不拿出来呢?

第三点,韩寒对车辆在120km/h定速巡航卡死,换挡刹车油门全没用,唯独方向盘带着助力可以自由使用表示质疑。

对此,薛某说,行车记录仪的内容被覆盖了,曾试图找人恢复,但没有恢复成功。

如此看来,韩寒孤陋寡闻了。2012年的时候,丰田杰路驰同样出现过定速巡航失控的事件,同样是换挡刹车油门全没用,但方向盘依然带有助力,并可自由使用。对了,当年那件事迄今都没有见过事故鉴定报告,最后不了了之……

鉴定意见

图片 24

能否揭示事实真相

第四点,韩寒质疑涉事车主心太大,表示死里逃生的薛某在停车之后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协助警方封存涉事车辆,而是继续开到成都。换他的话他是不敢的。言下之意,韩寒是质疑薛某这样的行为有违常理。

3月22日下午,根据奔驰公司方面和车主薛某达成的初步共识,双方共同将车辆贴上封条,奔驰公司提供拖车,将事发奔驰车拖回封存。4月27日,涉事方共同委托第三方进行鉴定。

我也觉得薛某的心很大,但是心大无罪。从无罪推论的角度出发,车主此举不能成为其撒谎的证据。

5月27日,奔驰方面发布声明,认同司法鉴定机构对涉事车辆所作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显示,3月14日疑似定速巡航失控的车辆制动系统良好、无故障,且经过反复测试,该车定速巡航系统正常。

还有就是最后一点,对于这一点我是表示赞同的——韩寒表示在哪怕是在晚上,在高速公路上一小时内都没有遇上几车并行需要很大的运气。以120km/h车速在高速上跑几分钟十几公里不难,但以120km/h车速连续跑1个小时上百公里,就很难了!

薛某表示尊重结果,但对一个数据存在疑虑。

既然如此,有个问题就冒泡了:一个普通车主为了说谎,以120km/h车速通过高速公路收费站,这需要怎样的勇气?薛某撒这种“玩命谎”的动机何在,有媒体站出来解释一下如何?

5月30日,《法制日报》记者从三门峡高速交警处获悉,他们目前未从官方途径收到鉴定结果。

总结

这份鉴定意见的出炉,并没有打消公众的疑问。比如,鉴定意见是否就是最终的结果?如果涉事车辆系统正常,那么车主的行为该如何解释?事件所涉法律问题如何处理?

问题还很多,一切尚无定论。而某些媒体似乎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有意识引导,开始一边倒地对涉事车主薛某施加舆论压力,甚至连“倾家荡产”这种字眼都用出来了。给奔驰一百个胆子,拿着这纸自带BUG属性的司法鉴定报告去起诉薛某试试看?都是一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薛某是一名业余拉力赛车手,考专业驾照已有三四年,参加过几次比赛。事发后,他和朋友都尽量避免谈论奔驰车失控一事。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车主薛某很可能负有民事责任或者刑事责任,奔驰公司可以通过诉讼渠道来维权。不过,奔驰方面并未就此表态。

也有法律界人士从鉴定结果推测奔驰车主涉嫌说谎。若说谎情况属实,奔驰车主报假警、超高速行驶应受到行政处罚,也可能被吊销驾照,而且高速疾驶在公共道路上,对不特定人的公共安全造成了危害,涉嫌负有刑事责任。交警部门为此采取了多项紧急措施,产生的相关费用,也应当由车主承担。造谣损害奔驰车声誉,既要承担巨额的经济赔偿,也涉嫌刑事犯罪。

截至记者发稿时止,车主和奔驰方均未提起诉讼,警方也未就此事立案侦查,事件尚未进入司法程序。

制图/高岳

□ 本报记者 赵红旗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